<menuitem id="byfq1"><tr id="byfq1"><meter id="byfq1"></meter></tr></menuitem>
    <menuitem id="byfq1"><pre id="byfq1"></pre></menuitem><delect id="byfq1"><pre id="byfq1"></pre></delect>
    <delect id="byfq1"></delect>
    <delect id="byfq1"></delect>
        <delect id="byfq1"></delect>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byfq1"><pre id="byfq1"></pre></menuitem>



            翻譯公司
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翻譯實力
            保密制度
            翻譯語種

            我們的客戶
            惠普中國
            諾基亞(中國)公司
            花旗銀行
            蘋果電腦
            摩托羅拉
            JP 摩根
            3Com 亞洲
            英國 TTP
            渣打銀行
            冠群( Computer Associates )
           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
            清華同方股份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高盛證券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神州數碼上海系統本部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公司電話:010-62565709
            公司傳真: 010-68411026
            公司Email: bowenfy@126.com
            公司郵編: 100089
            公司客服部地址:北京市海淀區北三環西路甲30號雙天大廈317室
            公司網站: www.avantikainn.com


            首頁 >翻譯新聞>翻譯資訊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居住在美國的華裔作家哈金,前幾年著有《戰爭垃圾》(《War Trash》)一書,原文以英文結撰,這是翻譯過來的書名,就內容并書名而言,這可說是牽強生澀的譯筆,還有翻為《戰棄物》的,也較生硬。早有中文恰切的詞匯卻棄置不用。其實佳善而現成的翻譯應是《炮灰》。

            早有識者指出,近年來外國書籍中譯本質
            量直線下降。最深層的原因,乃在于譯者的文藝素養,包括文學教育水平下降,導致翻譯藝術日漸衰微。其間,癥結出在中文的翻譯而非國外原作的寫作水平上。

            人民文學出版社的莎翁戲劇中譯本,多次重版,歷年都采用朱生豪舊譯。新譯本不少,那是馬尾拴豆腐——提不起來。社方承認,朱生豪譯著之所以歷經考驗,在于他駕馭中文的能力,而不盡是作為語言學家理解英文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閻克文先生在《南方周末》撰文,談政經名著《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》的誤譯,他說這個中譯本給讀者制造的閱讀障礙令人吃驚,里面出現了諸多罕見的翻譯錯誤,由此造成的顯性或隱性的破壞性影響可能難以估量……甚至將“圣·方濟各的第三會”這樣深具歷史文化含意的短語或句子翻成“圣·法蘭西斯的第三條誡令”,這和那些把孟子翻成孟修斯的譯者一樣,既能無中生有,也敢有中生無,下筆即錯,錯到離譜,令人浩嘆。

            閻先生經統計發現,根本性的錯誤共有一百三十二處,而中譯本一共只有二百五十二頁,平均不到兩頁即錯一處,“這種壓縮餅干式的經典文本,其思想密度、知識含量和邏輯嚴謹性都具有高度凝練的性質,每一個術語、概念和詞組在整個邏輯鏈條中幾乎都是無可替代的”,但這樣的譯文卻堂而皇之出籠了。

            如閻先生所指出的錯誤,可謂觸目驚心。當今如《新教倫理和資本主義精神》這樣的新譯本,拜讀之后幾乎是一無所得,甚至所得信息完全錯誤,與原作的思想文采措置更全無關涉。這樣的譯本導致,他不說你還明白的,他一說你反而糊涂了。

            民國初年引進不少思想文化類的歐西著作,但那時的譯家,在譯出原意之外,于趣味或思想,尚有種種增進。譯者善于整體把握,細節尤其是抽象的哲學概念、新出的社會學概念,淵然和中國固有的文化觀念學術概念結合通融,或者產出新境,祛除生澀之病,頗有種種神來之筆。

            據2006年10月的《南方周末》,介紹劉伯承早年留蘇的經歷,他在極短暫的時間里面精通了俄文,其后陸續留下大量原創兵書,以及近兩百萬字的翻譯作品。好些軍事術語經他翻譯,成為確切不移的精品譯文。像“混成旅”,當時部隊開始合成,一個旅有步兵騎兵還有炮兵,有人按外文字面的意思直譯為“雜種旅”,而劉伯承翻譯成“混成旅”;“游擊戰”較早前來源于西班牙語,在國外通常稱作“黑猩猩戰”,系指叢林作戰方式仿佛黑猩猩,講究快速突然的襲擊,是劉伯承將“黑猩猩戰”翻譯為“游擊戰”。另外還有“司令員”、“炊事員”等都是他的妙譯。

            劉伯承的古文基礎打于清末民初,其后戎馬倥傯,似乎從未放松從典籍中吸取養分。

            今天的譯者,好比走山麓,只能慢騰騰令人煩躁地走下來,多的是一步一趔趄,偏偏倒倒,替他著急。不像民初的譯者,他們可就有慢跑、快跑、攀緣、小憩的能力與功夫。

            譯家的修養不夠,中文的似通非通,英文的一知半解,雜學或專業的捉襟見肘,導致譯著慘不忍睹。就像香港歌星某,想請岳飛給她的歌曲填詞一樣,其實學界大師巨子也有類似情形。有人研究龔自珍,說他精通歐美的新思想,證據是,龔自珍的文中多有西方之學字樣。江西師大的劉世南老先生看后一時啼笑皆非,指出這是一個瞎話和笑話。蓋以西方者,在當時專指印度。而我們現在所謂西方者,那時叫泰西。

            學界充斥這種荒誕離奇的無根游談,今人的著作書籍,又怎么取信于人呢?好像潲水油之于食品一樣,今人的翻譯作品一樣是不可信。

            怕看翻譯作品,尤其是上世紀90年代后的譯者,他們乃“文革”后成長的一代人,板蕩的年月正在吃奶——文化之奶水,所得文化淵源幾乎為零,其間且有斷奶、無奶、假奶、劣奶之虞,他們“學成”之后,所譯述的文學、文化、學術、科技史等著作,多是詞不成句,使其意義乖戾流失,或者前后截答錯出,傷于凌亂破碎。他們的知識半徑極為局促短小,影響到文采、思想絕無復現或再生的能力;而知識陣地又孤立孱弱,據點單一,操觚上陣,略無奧援,結果可想而知。

            譯文面目可憎,也許還有一個原因,就是余光中先生所說的,那些從事翻譯的人,不特中文水平可疑,也“壞在他們的英文不是很好”。中英文修養平平,“就很容易讓兩種語言發生混淆使用的情況”(《參考消息》2007年4月11日)。如此一來,其行文或不清純,或怪里怪氣。余先生建議他們攻讀中國古典經典小說,作為補救,因為古典小說有個特性,就是白話與文言的比例剛好。建議得宜,不過言之諄諄,聽之邈邈,他們哪有時間去實行呢?

            就目前情形而言,有人以為譯者水準下滑,跟幼年即開始學英語有關,“想要找到好工作,就必須會說英語。所有攻讀博士學位的人,哪怕學的是中國古典文學,都要精通英語。拿到哈佛大學MBA學位的人成了大家效仿的榜樣……”這是可能的原因之一,但不是根本原因;不少名作家,如錢鐘書、余光中、白先勇……都是外文系畢業,以及北京清華園留美預備學校的吳宓、吳芳吉等也可視為外文出身,又作何說?孫中山、林語堂、梁實秋都是早年學外語耗費大量心力,同時中文的涵養也向縱深開進,事實上是雙向發展,齊頭并進?梢婈P鍵還在于教育的文化取向、文化底蘊方面。在他們那里,兩種或多種文化碰撞,悠然神會,那才真正可以體會翻譯的妙趣,體會“中海西海,心理攸同;南學北學,道術未裂”的深意。
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主要語種:英語翻譯 日語翻譯 韓語翻譯 法語翻譯 德語翻譯 俄語翻譯 西班牙語翻譯 意大利語翻譯

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无码久久久_91麻豆精选国产一区色欲_日韩一级片在线_精品一区二区成人免费视频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byfq1"><tr id="byfq1"><meter id="byfq1"></meter></tr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byfq1"><pre id="byfq1"></pre></menuitem><delect id="byfq1"><pre id="byfq1"></pre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byfq1"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byfq1"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byfq1"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byfq1"><pre id="byfq1"></pre></menuitem>